?

Log in

Nameless

Sep. 4th, 2006

02:11 am - 生活真是艰难啊

sublease房子丢了1000多刀
一刀刀都砍在我的心上
而车车才卖了5200
还不够四张机票的钱

所以我把明天找人吃饭的念头关了起来
labor day sale的热潮也隔在窗外
蜷缩在纽约的一个小小房间





然后想起来10天之后
是我的论文答辩

Sep. 3rd, 2006

03:38 am - 芝城晚夏

Jazz Festival

定这周的飞机票时压根就忘了米国还有劳动节这码子事,所以我这个苦命的劳动人民就在长周末之前的星期五,飞去芝加哥见我苦命的老板,可怜的老板在meeting中间还要打电话向老婆汇报大概还得多长时间才能走人……

上天是公平的,在这个万分痛苦的周末,在芝加哥安排了一年一度的Chicago Jazz Festival。我们虽然没文化,热闹还是可以凑凑的,下午在小台子的外围坐了几小时,后来路过大台子的时候,正是我最喜欢的vocal Jazz,可惜要赶着去吃饭,没能多听。



晚上回来,借R mm的rp坐到了第二排,这个乐队的后面几首歌满好听的。



View from Citadel

Citadel的顶楼是trading floor,跟着姐夫进去参观,大有刘姥姥进大观园之感。一整面墙对着湖,风景极好。每人八个显示器,还有电视看。显示器少的就是搞IT support的,姐夫那最土,只有俩,他说“俩我还嫌多呢”。看着玻璃办公室,想像姐夫描述的几个chief trader在那里互相破口大骂脏字齐飞,电话砸得四处都是碎屑,觉得赚钱其实也满不容易的。



The Fountain and the City

到芝加哥一年,路过无数次,却从来没去看过著名的白金汉喷泉。今天终于溜达到了。



湖上帆船无数,芝加哥人苦一个冬天,就指着夏天里找补回来呢。



Alexander Calder Flying to David Smith

从湖边出来,刚好路过Art Institute的小雕塑园。Calder的飞龙果然很有动感,Smith的方块却很稳当,再配上旁边的Moore(没上照片),三位现代雕塑的老大就在这耗上了。



Street Painting

可怜的R mm和小I堵车(显然是因为Jazz festival,早知道在那多听会了,lol),我就在饭馆儿外面遛弯儿。Lasalle和Superior那个block路边有街头画,各种风格,非常漂亮。



Aug. 29th, 2006

12:37 am - 我搬家了

实在对msn space忍无可忍了。愣是贴不上去。

下面是俺今天本来想写的:
搜美批评我最近blog数量上升,质量下降,让她没有了“这家伙生活怎么这么丰富”的感觉。因此我决定报告一下丰富生活的一个重要环节:吃。今天晚上去吃了法国厨师学校附属餐馆儿,果然做得不错,可惜我甜点点得太差,很难吃,XYjj尝了一口,沉痛地呼吁大家,你们都来帮帮denovo吧。。。

Tags: